奏鳴曲式

常見奏鳴曲式(Sonata Form)之型態:

呈示部 (Exposition) 發展部 (Development) 再現部 (Recapitulation)
第一主題群
第二主題群
小結束句
【反覆】
拿呈示部的材料來發展第一主題群
第二主題群
Cadenza裝飾奏
大結束句

Cadenza裝飾奏:指揮、樂團完全休息或者旁襯點綴,讓獨奏家華彩炫技的段落

「奏鳴曲式」是西方古典音樂傳統裡,最重要的一種形式,無論在協奏曲、交響曲、室內樂…的領域,都可以見到「奏鳴曲式」被頻繁運用的實例。

「奏鳴曲式」主要可以分成三個區塊,分別是「呈示部」、「發展部」,以及「再現部」。「呈示部」是作曲家將他要寫作該樂曲,或說該樂章所使用的音樂素材,先呈現在我們的面前,展示給我們看。譬如,作曲家要用的第一種素材,就是「第一主題群」,第二種素材,就是「第二主題群」,倘若有第三種素材,就是「第三主題群」。所有的主題群都敘述完畢後,要有一個小小的結論,而這個小小的結論,就稱為「小結束句」(Epilogue,在整首曲子結束之前則稱作「大結束句」Coda)。由於,「呈示部」是「奏鳴曲式」的心臟,「呈示部」之後的「發展部」,發展的是「呈示部」的音樂素材,「發展部」之後的「再現部」,再現的也多是「呈示部」的東西,所以,作曲家通常會在「呈示部」後面打一個「反覆記號」,讓「呈示部」演奏兩次,也讓聽眾有機會將音樂素材反覆聽熟,如此,到「發展部」與「再現部」時,耳朵就不致迷失方向的盲聽或茫聽。

不過,不讓「呈示部」反覆的樂曲所在多有,遇到該類樂曲時應對曲式之理解保持彈性,特此說明。

為愛失魂的新娘〜聽貝里尼〈他那溫柔的聲音〉

文字/ 連純慧

如果說蕭邦是琴鍵上的詩人,貝里尼就是聲樂上的詩人,這兩位在19世紀巴黎沙龍裡相識、相惜的音樂家,一位來自波蘭;一位來自南義,有著相似的離鄉情懷,也有著相同的浪漫幽思;為器樂歌樂另闢新途,亦為自身樹立超高辨識度。

義大利歌劇史上,貝里尼(Vincenzo Bellini,1801-1835)堪稱美聲唱法(bel canto)第一人,他的旋律質樸明晰,同時兼備婉約淋漓綿延無盡,替世世代代歌者豎立體能和嗓音的試金石,技巧超群者樂於挑戰,技巧不足者聞聲喪膽。這位外貌俊美的音樂人出生西西里卡塔尼亞聖樂世家,祖父及父親都在當地教會擔任管風琴師,他18歲進入那不勒斯音樂院接受專業訓練,是歌劇作曲家津加雷利(Niccolò Antonio Zingarelli)的得意門生。源自上天獨寵,貝里尼學生時期即因歌劇習作《阿代爾松與薩爾維娜》(Adelson e Salvini)吸引商業嗅覺敏銳之經紀人巴爾巴亞(Domenico Barbaia)青睞,將年僅20出頭的青年人推進競爭激烈的歌劇市場,作品紅遍歐洲美洲,是英雄出少年的不二典型。

閱讀全文〈為愛失魂的新娘〜聽貝里尼〈他那溫柔的聲音〉〉

酒樂交融的東京Suntory Hall

文字/ 連純慧

為了替下次音樂沙龍的東京音樂之旅做預備,沙龍團隊特地走訪亞洲最好的音樂廳Suntory Hall,實際聆聽這座被指揮帝王卡拉揚譽為「聲音珠寶盒」的世界級表演場,探究其魅力之所在!

20世紀的古典樂界大師輩出,但能稱霸天地者唯卡拉揚一人,他不僅在交響領域呼風喚雨,在歌劇世界亦以強烈企圖聞名,是願為參透唱詞苦練義大利文的指揮家。擁有眾多樂迷的日本國對他敬如神明,而卡拉揚本身也待日本人親善友好:卡拉揚是珍貴軟體、日本人有無敵Sony,先進影音將卡拉揚如日中天的聲譽再往宇宙推高是易如反掌的樂事,更是魚水相幫之美事,卡拉揚和Sony社長感情融洽到可以一起討論購買私人飛機型號!無怪乎當1970年代酒國英雄Suntory集團欲大舉投資古典時,〝卡神〞就成為其顧問及諮詢的不二人選。 

閱讀全文〈酒樂交融的東京Suntory Hall〉

蕭邦大賽二三事 有意思分享

文字/問題設計/答案撰寫 連純慧

此次東京音樂行聽畢Blechacz兼具迅猛和溫柔的琴音後,我們安排音樂沙龍的朋友們在東京藝術劇場旁的餐館小聚,不過這場晚宴上桌的第一道菜讓愛樂朋友們全都傻眼!因為這道菜不但不能入口,還要求剛聽完音樂會,又排過長長簽名隊伍的大家腦力激盪!

原來,純慧老師發下11道關於「蕭邦鋼琴大賽」的題目講義,要參加音樂之旅的朋友們即席回答,順道再秀出iPad上早早準備好的數十張照片,講一場迷你版的音樂沙龍!這般「行前導聆」+「音樂會現場」+「音樂會後加強講解」的方式,是日後沙龍海外音樂之旅的常規,目的是希望喜愛音樂的大家,透過扎實講座、現場音樂會,以及跨海旅行的多元形態,將熱愛的曲目內化為自己的寶藏!這是生命裡難得的體驗,也是人生不間斷學習的終極目標!

以下,將純慧老師當天餐會上預設關於「蕭邦鋼琴大賽」的題目、解答、音樂鏈結至於下方與大家共賞,也請各位滿心期待2020年即將到來的〝超豐富〞「義大利歌劇」之旅!如果您也想第一時間得到關於音樂沙龍講座的各項訊息,歡迎參加音樂沙龍現場講座!期待與大家時時音樂裡相見!謝謝!

閱讀全文〈蕭邦大賽二三事 有意思分享〉

詩人筆下的大提琴,也深情

文字/連純慧

以鋼琴音樂獨步古今的蕭邦,其實也為其它樂器留下許多優秀的室內樂作品。尤其是他分別在19歲及26歲替大提琴量身訂做的兩闕低吟,是古往今來最令人迷醉的聲響之一,10月19、20日東京行音樂沙龍欣賞蕭邦與他經典的兩首鋼琴協奏曲前,讓我們藉此晴朗秋日聆聽提琴婉唱,享受心靈的澄靜富足。這兩首作品也是適合夜晚安眠的樂曲,分享給喜歡音樂的大家!

首先,《給大提琴和鋼琴的序奏及波蘭舞曲》(Introduction and Polonaise brillante in C Major,Op.3)是相當受世界樂迷青睞的創作之一。1829年秋天,為暗戀華沙音樂院同窗康斯坦茨雅(Konstancja Gładkowska)所苦的蕭邦前往家族世交拉基尤親王(Prince Antoni Radziwiłł)位在安東寧的領地散心,並兼當拉基尤親王之女-汪達公主的鋼琴家教。由於親王喜愛音樂又擅長大提琴,所以蕭邦就替這對貴族父女譜寫此曲,希望充實宮廷沙龍的內涵。不過,1831年作品付梓時,作曲家卻將樂曲題獻給奧地利的大提琴家約瑟夫•默克(Joseph Merk),還稱讚默克將音樂詮釋得比預期更優!

閱讀全文〈詩人筆下的大提琴,也深情〉

聽!莫札特〈但願風如此輕柔〉

文字/連純慧

音樂史長流裡,有些作曲家在器樂領域獨佔鰲頭,如貝多芬;有些作曲家在歌樂領域獨領風騷,如威爾第。然而論及能於各個範疇之各個面向都矯捷奪冠、無人可出其右者,非莫札特莫屬!他具備傲視群雄的天資,更有扎實持久的努力,不管交響曲、協奏曲、室內樂…各個單項成績亮麗,令前輩後生望塵莫及。其中,莫札特在歌劇舞台的展現震爍古今,除了赫赫有名的德語歌劇《後宮誘逃》及《魔笛》外,與義大利劇作家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合作的三部義大利文歌劇《費加洛婚禮》、《唐喬望尼》、《女人皆如此》亦是閃耀世界各大歌劇院的名篇。而在《女人皆如此》裡,莫札特譜了一闕給兩位女高音和一位男低音(也有以男中音取代者)演繹的三重唱〈但願風如此輕柔〉(Soave sia il vento)至為動聽,唱詞短巧、旋律優雅,是對遠行者的祝願,也是對自己的祝福。一週末了,讓我們一起聆聽這首美麗樂曲,願各位身體健康、事事順利。

閱讀全文〈聽!莫札特〈但願風如此輕柔〉〉

純慧老師《未來少年》音樂專欄開跑

念想的種子,會開花,我越來越相信這樣的力量。

2年多前寫第一本音樂書的時候,編輯曾告訴我:「我覺得妳寫成人的古典樂文章外,也很適合寫文字給青少年耶!」這句話在手忙腳亂的出版過程中如一縷輕煙,飄忽而過,沒有人認真記起,更不知道哪裡有實現這句話的機緣…。

時間一如往常倏忽而過,今年5月我要赴義大利短居前,有幸與高教授和王發行人小敘,暖聚房間的一隅,擺著得過多次金鼎獎的《未來少年》雜誌,我順手翻看閱讀的時刻,突然想起2年前編輯隨口說的話,於是我毛遂自薦,滿懷熱情希望能為《未來少年》撰寫音樂專欄,讓嚮往藝術的能量,成為下一代孩子們成長中的力量。

閱讀全文〈純慧老師《未來少年》音樂專欄開跑〉

兒時的音樂夢,藏在綺麗的童話裡

文字/連純慧

小時候,幾乎人人都聽過《灰姑娘》的故事,女孩們甚至會迷戀華麗的南瓜馬車、亮眼的玻璃鞋、漂亮的禮服、瀟灑的王子…,幻想自己未來也可以走進如童話般的愛情,成為眾人欽羨的唯一!事實上,《灰姑娘》這則淵遠流傳的童話不僅小孩愛聽,它繽紛的色彩與蜿蜒的情節更是優秀歌劇作曲家絕對會把握的素材,音樂史上最著名者,便是義大利歌劇作曲家羅西尼(Gioachino Rossini)筆下的奇幻俏皮!

閱讀全文〈兒時的音樂夢,藏在綺麗的童話裡〉

靜好週末,我心只屬於你

文字/連純慧

提到義大利歌劇作家普契尼,大家聯想到的,就是他的名劇《杜蘭朵公主》,這齣以北京為故事場域的劇碼因男主角卡拉夫王子一曲〈公主徹夜未眠〉紅遍世界!王子深情的詠唱令聽眾動容,更讓大家忘卻中國公主杜蘭朵為了祖先樓玲公主之舊恨憤憤砍殺無辜的殘忍!1926年春天,指揮家托斯卡尼尼在米蘭首演此劇,從此《杜蘭朵》成為西洋歌劇運用中國元素的唯一代言,民謠〈茉莉花〉更透過場場演出無限播唱,飄散濃郁誘人的豔香!

閱讀全文〈靜好週末,我心只屬於你〉

深情夏末,請聽輕歌劇之王萊哈爾的〈雙脣靜默〉

文字/連純慧

提到出身布拉格的作曲家,我們腦海中第一個會浮現的,就是譜寫了《新世界交響曲》、《美國絃樂四重奏》、《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等名作的德弗札克。德弗札克年輕時受前輩布拉姆斯提拔,擠進高手如雲的音樂武林,從此開啟豐富多元的職業生涯。布拉姆斯過世後,薪火相傳,德弗札克既承繼布拉姆斯「奧匈帝國國家獎學金」評審委員的職位,也秉持〝得之於社會、還之於社會〞的感念之心,將自己築夢作曲道路的經驗與勉勵,遞送給有才華的青年音樂人,其中一位,便是日後在輕歌劇領域光芒閃耀的萊哈爾(Franz Lehár)

萊哈爾1870年春天出生於多瑙河與瓦赫河匯流的科馬爾諾(Komárno,今斯洛伐克境內),由於地域歸屬奧匈帝國統御範疇,所以萊哈爾一向被認定為匈牙利的作曲家,他弱冠之年以前,匈牙利語也理所當然是他認定、且熟稔的唯一語言。和德弗札克相似,萊哈爾青少年時期即進入布拉格音樂院就讀,主修小提琴之餘更在德弗札克的鼓舞下自學作曲,18歲畢業後先是到父親任職的維也納軍樂隊當助理指揮,靠不懈努力一路爬升,32歲時終於拿下維也納著名的河畔劇院指揮大位,開始他輝煌的歌劇生命。

閱讀全文〈深情夏末,請聽輕歌劇之王萊哈爾的〈雙脣靜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