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日本籍的《蝴蝶夫人》

文字/ 連純慧

五、六月音樂沙龍《蝴蝶夫人•上下集》場次由於疫情緣故延期,並且之後視疫情疫苗狀況恢復現場講座或者改以線上HD Streaming方式進行,下週即會把更新的時間分別傳送給報名2021沙龍套課的朋友們,感謝大家知悉支持!即使為彼此安全暫時改變沙龍形式、內容也不打折,豐富扎實的講座依舊會讓您大呼過癮!

至交成就的《蝴蝶夫人》翻譯

講述義大利一直是沙龍招牌,每回歌劇場次我都必定親費400多個小時將整齣歌劇逐字逐句譯出並做上清楚字幕,務必讓參加沙龍的朋友們一賞入心,與歌劇藝術零時差、零距離!相對以往獨立翻譯歌劇的浩繁工程,這次《蝴蝶夫人》可以說是跨國合作的新體驗,我和在日本工作的摯友佳芮密切聯繫,藉用她日文長才以及對古典音樂的熱情,細細密密將所有「義大利文誤拚之日語」、「東洋文化的誤用」、「地名人名考證」、「普契尼民謠旋律援引」……等面向全方位釐清,盼望成就中文世界最正確透徹的《蝴蝶》譯本。會如此大費周章,是有鑒於當年《蝴蝶夫人》的劇本作家路易吉•伊利卡和朱塞佩•賈科薩對日本文化知之甚淺,他們寫唱詞的根據除了美國律師作家約翰•路德•朗的同名小說加上話劇導演大衛•貝拉斯科的同名話劇外,僅能藉道聽塗說來揣測東洋世界的樣貌,難免出現張冠李戴、啼笑皆非的情形。我們將其一一校訂過濾的目的非為指責劇本謬誤,而是為立基「知其所以然」方能通透「知其然」,發揮考證精神,在時代文化的理路上聽見蝴蝶之美!

閱讀全文〈第一位日本籍的《蝴蝶夫人》〉

順時安居〜仰望歌樂裡的月亮和星星

文字/ 連純慧

最近台灣疫情緊繃,我的義大利友人們紛紛透過社群媒體訊息問候。事實上,自去年起就面臨新冠嚴峻考驗的義大利如同歐美許多國家,儘管已陸續接種疫苗,但距離回到如從前般自在生活的狀態依舊遙遙無期。疫苗保護力的極限、變種病毒的威脅、撕裂的人性與信任、族群間的仇視和傷害、貧富差異的浮現及拉扯……等,再再考驗人類遭受大規模疫病後身體與心理的修復能力,這蔓延超過五百日的身心折磨已然對全世界形成集體壓力創傷症候」,即使不斷有立場超然的宗教領袖或社福團體呼籲互助互諒、攜手難關,可是殘酷現實推堆至眼前時,能夠做出符合良善價值選擇者寥寥無幾,表象背後的真相往往更令人不勝唏噓!

閱讀全文〈順時安居〜仰望歌樂裡的月亮和星星〉

聽,輕撫憂慮的季節之歌

文字/ 連純慧

前幾天,聽聞一位憂鬱症朋友由於疫情起伏,從平穩狀態又陷入嚴重抑鬱的情形。事實上,這波未可預期的感染對每個人的生活都產生了相當程度的影響,也讓原本計畫的事情或活動瞬間戛然,殘酷考驗我們對突發狀況的適應彈性。這個彈性,包含身體與心理兩個層面,該如何快速調整生活型態?怎麼靈巧轉換工作形式?怎樣維持理想運動方法?……是我們急須思考並付諸行動的課題。無奈,外出恐懼病毒、在家窩到發慌、餐餐煮到抓狂,才是許多人歷經的現實情況,對健康者而言尚且如此,對有身心宿疾的朋友更是無比艱辛。身體與心理的「靜定」不再是口語教條,它一朝一夕成為我們未來好長一段時間無可迴避的真實修練。

閱讀全文〈聽,輕撫憂慮的季節之歌〉

舞盡青春的奢華愛情〜芭蕾《瑪儂》之寢室雙人舞

文字/ 連純慧

法國作家普雷沃的小說《格里厄騎士和瑪儂•萊斯科的故事》1731在巴黎問世後廣受喜愛,不僅讀者們爭相購買,導致盜版猖獗,更被其他藝術家相中,紛紛以援引或再造的方式運用在自己作品內,小仲馬自傳式小說的《茶花女》、馬斯奈的歌劇《瑪儂》、普契尼的歌劇《瑪儂•萊斯科》便是眾多創作裡的最著名!其中,1884年替馬斯奈賺進大把鈔票的歌劇《瑪儂》還在90春秋後的1974年,由當時英國皇家劇院的舞蹈總監麥可米倫爵士延伸出芭蕾版,讓劇迷們直呼過癮,視覺聽覺圓滿歡欣!

閱讀全文〈舞盡青春的奢華愛情〜芭蕾《瑪儂》之寢室雙人舞〉

8月 兩首經典小提琴協奏曲 沙龍預告

文字/ 連純慧

曲目:柴可夫斯基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以及「相關精彩曲目」

西元1878年春天,飽受錯誤婚姻折磨的柴可夫斯基走避是非塵囂,遠赴瑞士萊芒湖畔景致宜人的克拉倫斯短居。在此期間,與他結伴旅行的小提琴家柯帖克為鼓舞灰頭土臉的柴可夫斯基,熱情介紹並示範法國作曲家拉羅1875年問世的《西班牙交響曲》激勵柴可夫斯基重拾希望的信念。結果,這部異國風味十足的作品不僅讓柴可夫斯基一掃陰霾,甚至還驅使他立刻放下手邊寫到半途的《G大調鋼琴大奏鳴曲》,投入創作一部新興小提琴協奏曲的迫切中!柴可夫斯基在給贊助密友梅克夫人的信件中興奮提到:「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在尚未完成舊作的狀況下就開啟新作!」可見當時作曲家腦海裡的靈感有多麼蓄勢待發!

閱讀全文〈8月 兩首經典小提琴協奏曲 沙龍預告〉

Balanchine 如雲的夜曲

週末的美麗藍天,讓人不禁聯想到20世紀著名編舞家George Balanchine常說的詩意名言「我不是人,我是一朵穿著褲子的雲!」這句聰穎又輕盈的詩句其實出自喬治亞劇作家Vladimir Mayakovsky之獨白文思,卻因緣Balanchine得以聲名廣傳,如今喜愛芭蕾的舞迷幾乎將此名句與Balanchine畫上等號,象徵編舞家身段的柔韌,也表現創意人想像的無邊!

閱讀全文〈Balanchine 如雲的夜曲〉

夏日炎炎,請聽花語綿綿

文字/ 連純慧

夏日午後,朋友捎來一束玫瑰,浪漫色澤不禁讓人想起法語歌劇《拉克美》(Lakmé)中婆羅門女祭司拉克美偕女伴瑪莉卡唱和的<花之二重唱>(Sous le dôme épais)。這齣描述英國軍官與印度女子戀情的劇目雖結局悲傷,作曲家德利伯筆下的曲曲悠揚卻讓聽者一聞難忘,是繼比才《卡門》後最優秀的法國歌樂作品。巧合的是,《卡門》中有令樂迷們癡眷的<花之歌>,《拉克美》裡的<花之二重唱>亦震盪樂壇,是愛樂愛花人必然珍視的悠揚。與2016年轟動一時的英國喜劇電影《走音天后》故事同源的法語電影《巴黎走音天后》之一幕,即以<花之二重唱>吸引觀眾眼耳,使人一看便想探究其在真實舞台上的閃亮!六月天夏日炎,誠摯邀請大家與我們共享花香。音樂鏈結及純慧歌詞中譯如下:

閱讀全文〈夏日炎炎,請聽花語綿綿〉

聽!寂靜森林裡的大提琴!

文字/ 連純慧

如果詢問愛樂朋友們在古典音樂領域最愛什麼樂器?毫無疑問,得到最多的答案必定是大提琴!的確,大提琴音質上的深沉溫暖、音頻上的接近人聲,不僅讓樂迷們在堂皇的音樂廳裡側耳傾慕,更成為許多人洗滌疲憊、療癒傷痕的私密首選。正因如此,音樂歷史的座標橫軸上總悠然停駐幾闕經典等級的大提琴作品,無論時光走得多遠,它們依舊於燈火闌珊處優雅佇立,靜待渴慕心靈的回眸,而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1896年發表的《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便是其一。

閱讀全文〈聽!寂靜森林裡的大提琴!〉

唱遍滄海桑田~世人永誌的俄國男中音Hvorostovsky

文字/ 連純慧

歌樂的舞台上,我們往往對引吭詠唱的男高音印象深刻,如《魔笛》裡的塔米諾王子、《卡門》裡的軍官唐荷賽、《杜蘭朵公主》裡的卡拉夫王子…等,男高音像是永恆主角,吸引眾人目光,也主宰眾耳聽覺。然而,若深探歌劇世界,男高音絕非隻手撐天的王者,諸多作曲家筆下的男中音戲劇張力之震盪、獨樑唱段之動人相較英姿煥發的男高音不惶多讓!譬如莫札特筆下的唐喬望尼、比才型塑的鬥牛士、羅西尼打造的費加洛…等,他們讓愛樂者心神蕩漾的程度絲毫不遜嗓音高揚之輩。而歌劇界的天王威爾第更將此道運化淋漓,包括《納布科》、《馬克白》、《弄臣》、《唐卡洛》…等多部劇碼均可聽見挑戰性極高的男中音橋段,考驗著唱功,也試煉著演技,這些角色在史流裡能問鼎的歌唱家寥寥無幾,而音域寬闊、聲情萬變之翹楚正是為歌劇而生,卻遺憾55歲因腦癌殞落的俄國男中音Dmitri Hvorostovsky。

閱讀全文〈唱遍滄海桑田~世人永誌的俄國男中音Hvorostovsky〉

《知音相聚:西方音樂那些人和事》自序

知音相聚 以樂為名

2012年暖冬,也就是我剛自美返國那年的某天下午,晴空朗朗、微風徐徐,我偕丈夫與友人夫妻在臺北巷弄一間舒適的咖啡館小聚,這愜意的咖啡時光其實是豐盛午餐的延伸,好友一方面為我接風,歡迎我學成歸來;一方面品嘗美味,以其長年積累之飲食心得,介紹我們認識隱身小巷內的餐廳。由於午宴吃得酒足飯飽、聊得意猶未盡,4人索性臨時起意,再往離餐廳不遠的咖啡館談天,似是要將幾年來彼此生活的變化一傾而盡,當然更渴望聽聽我留學海外之奇遇。

天南地北間,友人之妻忽然話鋒一轉,講起家中購置數年的音響該播放什麼型態音樂的議題,以樂為業的我於是熱心介紹這樣那樣的音樂家故事、古典樂錄音,希望為朋友家的音響穿戴華美聲響,也將自己蘊涵數載的心得分享推廣。我的眉飛色舞令大家津津有味,一向注重品味的友人之妻亦不時于雙目間流露對藝術的嚮往。是故,就在我滔滔聲歇、啜飲咖啡之際,因我生動言述已然對古典音樂神迷的她立刻提出一個邀約,央求會說故事,又同時具備文學與音樂專業的我為好友定期開設音樂講座,引領喜愛古典音樂,卻苦苦在門外遲疑徘徊的愛樂人聽懂作品,甚至可如我一般,把音樂內化成説明自己生命與心靈的重要力量!就是在此因緣際會的推波助瀾下,2013年春末,我就在自己位於臺北市中心的工作室開啟一個充滿咖啡香和音樂香的溫馨講座-「純慧的音樂沙龍」。

閱讀全文〈《知音相聚:西方音樂那些人和事》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