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契子

[ 費城系列 ]

我要開始說一個故事,說一個關於音樂的故事,也是一個關於生命的故事。它關乎一種熱情,一個夢想,與一份執著。在一個人短暫的人生逆旅裡,如此這般的美好事物總是可遇不可求。起於朦昧,聲氣相通是海派作家王安憶對於緣份的註解。我總認為我與費城的緣份即是起於這樣的朦眛之中,因為這個美國東岸的老城向來不在我留學規劃內,然而在往後的歲月裡回望,費城的年月即如烙印般刻在我生命的牆上,並且我可以預知往後的往後,這個老城的氣味與脈動都將與我聲息相通。

去費城唸演奏文憑之前,我在冰天雪地的愛荷華州(Iowa)待了兩年,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是我唸碩士的地方,也是我留學生涯的第一站。因為不是青春年華出國讀書,即使當初一口氣申請上了十四家學校,其中亦不乏位於波士頓,紐約等美國大城的名校,基於成本考量,我最後選擇了生活成本最便宜的愛荷華大學就讀。這其中還有一個我先生與我今日回想都會大笑的原因,就是我們認為愛荷華那樣寒冷的地方,冬日落著無止無盡的白雪,恰恰滿足了南方島民對雪鄉的幻想,加上年少記憶中紅樓夢對白茫世界的美麗描寫,因此既然要遠飛,就要飛到這樣的新奇之地深刻感受一下才行。如此這般的異想,兩個人五件行囊就上路了,即使日後困於大雪中心生無盡的懊悔,兩人也都不敢對對方提起這個最初的決定,只能硬著頭皮把學位唸完。當然愛荷華的故事有另一翻趣味,在此且按下不表,留待後話。

閱讀全文〈之一 契子〉

費城啊,費城!

2011•費城•Rittenhouse square•金色的秋天
照片攝於 2011•費城•Rittenhouse square•金色的秋天

費城的日子如詩,精緻短淺卻蘊藏萬縷的柔腸與情思
費城的日子如畫,沉默靜定卻訴說暗湧的迂迴與流動
費城的日子如夢,虛忽飄緲卻映照無盡的美麗與真實
費城的日子如飲酒,苦辣酸澀卻回眸誘人的濃郁與芳香
又或其實,
費城的日子如我,純真的本心和慧黠的用心背後,是父母慈慧的愛和丈夫純然的支持。

連純慧書於09/14/2012的台北雨夜